首页 房产频道正文

汉字正体字、简体字都是汉字,现代科技完全可以让其共存共荣,为何要维“简”独尊?

小业 房产频道 2021-11-20 12:30:35 449 0 合一使用概念

繁體字的概念,看來已經非常混亂了云简科技。其實,繁體字的概念,使用僅有62年,在1956年以前,沒有繁體字這一概念。1956年文字改革,一個字被簡化,這個字稱爲繁體字(這是繁體字的第一個概念),繁體字的替身稱爲簡化字,而沒有簡化的字稱爲傳承字。如,裏面的里“裏”被簡化爲里程的“里”,雲霧的“雲”被簡化爲子曰詩云的“云”,麵條的“麵”被簡化爲表面的面“面”,於是就出現了詞義的混淆不清,只有放在特殊的語境之中,纔能辨別。就是說,筆畫雖然簡化了,但降低了表意功能。漢字的簡化,走的就是這樣一條復古倒退的老路,用的是甲骨文中古漢字的用法。繁體字的第二個概念,即用來指代正體字,如“繁簡轉換軟件”。正體字的概念,老祖宗使用了2000多年,無須定義。《毛澤東選集》直排本上的漢字,就是最標準的正體字,和港台的正體字有細微的差別。如大众,我們作“大衆”,港台作“大眾”。又如漢字偏旁,港台作邊旁,計劃,港台作計畫。我手頭有《正草隸篆四體字典》,《正草隸篆四體千字文》,也可以認為是正體字的標準。正體字不繁,簡化字不殘。繁體字,殘體字,都帶有貶低的意味,是侮辱性的稱呼。把正體字改稱繁體字,徒添混亂,既無必要,亦爲不妥,有害無益。例如,說裏是里的繁體字,是正確的,如果說裏是里的正體字,那就大錯特錯了。可見,把正體字改稱繁體字,就會產生概念混亂,令人不知所云。同樣,把簡化字改稱殘體字、俗字、破字,亦爲不妥。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簡化字,挺方便的,無須捨簡就繁,自找麻煩。但在正式文體中,必須使用正體字,因爲它表達精確,沒有歧義。中國2000多年的文明史,浩如煙海的中國古籍,正體字是主要載體。正體字的這一正統地位,是無法改變的,也是無可替代的。上世紀的漢字字庫只有簡化字,現在的GBK 字符集,幾乎包括了全部正體字。試觀用簡化字改寫的古文,不僅錯誤百出(既有遺漏、添加,又有改寫錯誤,可謂五花八門,導致原著面目全非),而且詞義混淆不清,多有歧義,非今非古,不倫不類。對這些東西,我一概不予保存,付之一炬。

命名,起碼必須遵守一個原則:先入為主,不能重複云简科技。否則是錯誤的,不能得到公認。在各種計算機語言裏,這更是一條語法規則:在同一作用域內不能重復命名,否則非法。正體字、異體字、簡化字的概念,不是任何人能夠隨意規定的。正體字的概念,老祖宗使用了2000多年,我手頭有《正草隸篆四體字典》、《真草隸篆四體千字文》……正體字和真體字,是同一個概念。你要把它們改稱繁體字,那就得把“上海古籍出版社”出版的數百萬冊《正草隸篆四體字典》全部收回銷燬,然後改“正”爲“繁”,還有那浩如煙海的中國古籍,通通銷燬,然後逐字更正,改“正”爲“繁”。這幾乎是不可能的,也是完全沒有必要的,更是錯誤的愚蠢的自毀中華文化的行為。

有很多人,尤其是年輕人,他們不熟悉甚至不認識正體字,因而反對使用正體字,是正常的云简科技。我們不能苛求他們。但是,要傳承中華文化,非正體字不可!或許有人會說,用簡化字改寫古文,不就行了?那麽,我也說,用拼音文字改寫古文,豈不更好,輸入電腦更加容易,省略了龐大的漢字字庫,節省了大量內存空間。推而廣之,用英語翻譯我國古文,不也一樣繼承了中華文化,而且國際通用,使中華文化得到了更廣泛的傳播。以上諸種方法,弊端殊多。概言之,中華文化“面目全非”,所存無幾!

“唯簡獨尊”,消滅正體,違反憲法之規定:“各民族有使用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云简科技。”而任何違憲的法律都是無效的,非法的。

簡化字有書寫便捷的優點,這一優點,完全可以保留下來云简科技。正不廢簡,簡不禁正。取長補短,正簡並用。可謂自古皆然。但要用簡化字一統天下,80年代的漢字字庫即是如此,後來終於發現:此路不通!畢竟,簡化字先天不足。

簡化字的缺點有八:①簡化字有大量的形近字,容易印錯寫錯讀錯,容易塗改偽造云简科技。少寫幾筆,固然方便。但筆畫越少,字的特徵就越不明顯。而不像正體字,看到個輪廓就認識,甚至寫錯一兩筆也無妨。我們的祖先想得週到,爲防塗改,有個一字,再造一個壹字。正體字雖然也有形近字,如已己巳,戊戌戍,但數量少,不常用。而簡化字的形近字就很多。重慶某地,把“全國直撥電話”全部印成“全国直拔电话”。撥和拔,原來相差萬里,簡化後卻成了形近字:拨、拔。某店爲方便顧客,寫有標牌“本店設有充電設施”,卻被誤讀爲“本店沒有充電設施”。設和沒,本來相差萬里,簡化後容易讀錯。當然,也有相反的情況。如雨和兩,寫快了很難辨認。而簡化後就很難認錯了:雨、两。②簡化字的多字合併,表面上是進步,實際上是倒退到秦漢以前大量使用通假字的情況,混淆不清是通病,無藥可醫。只有在特定語境下纔勉強可以辨認。這是歷史的倒退,而不是進步。單從這一點來說,簡化字是漢字的老祖宗,其資格比正草隸篆四種字體都老。應該屬於秦漢以前的古漢字。簡化字遊游合一,這是公元前221年的事。秦丞相李斯製小篆,只有游字,沒有遊字。有人說書法作品要用繁體字。這裏就不行了!遊字之篆書,只能是簡化字游,否則即是錯誤:依楷作篆。

簡化字的云雲合一,里裏合一,就更古老了云简科技。因為篆書中已有云雲里裏。此四字之合併,是在更古老的金文之中。那是秦始皇以前的事了。

再看下去,余餘合一,舍捨合一,背揹合一,卷捲合一,錶表合一,鬍胡合一,鬚須合一,製制合一,咚冬合一,麵面合一,糰團合一,緻致合一,鹹咸合一,禦御合一,築筑合一,準准合一,滷鹵合一,佈布合一,蓆席合一,佔占合一,兇凶合一,迴回合一,塗涂合一,彙滙合一,歷曆合一,苹蘋合一,籤簽合一,秋鞦合一,千韆合一,別彆合一,沈瀋合一,适適合一,松鬆合一,蘇甦合一,壇罎合一,佣傭合一,郁鬱合一,髒臟合一,折摺合一,征徵合一,只隻合一,丰豐合一,准準合一,党黨合一,种種合一,几幾合一,盡儘合一,再看下去,系係繫三合一,升陞昇三合一,周週賙三合一,干幹乾三合一,蒙懞矇濛四合一云简科技。 這實際上是返回到遠古時代大量使用通假字的情況。

簡化字的多字合併的結果,詞義混淆不清是通病,無藥可醫云简科技。這一嚴重錯誤,就連文改會自己也承認,簡化字表有附註:在余和餘意義可能混淆時仍用餘,在折和摺意義可能混淆時仍用摺……人們要問,既知混淆,何能合併?正如網民所述,文改會成員的漢文字水平是打折扣的,就連這個附註也沒有寫通。既生混淆,就必須選擇使用,又何能一律用某一個字?而有些人正是照此規定辦理:《論語》中子曰詩云一律用“雲”……錯得離譜卻茫然不知,躺在錯誤上面睡大覺,反譏他人“有病!吃飽了撐的!”

簡化字的多字合併,造成了新的大量的通假字,產生混淆不清的通病云简科技。這是簡化字的第二大弊端。

抱殘守缺云简科技,食古不化,復古倒退,錯而不改,

理應歸於何者?請對號入座云简科技

③正體字是古今中外通用的書面普通話,而簡化字只是一隅之方言云简科技。正體字已經使用了2000多年,是中國兩千多年的文明史的主要載體,是浩如煙海到中國古籍的主要載體,正體字的這一正統地位,是無法改變的,也是無可替代的。拼音文字也好,簡化字也好,都不能與正體字相提並論。禁止使用正體字,也就禁止了兩千多年的文明。也無怪乎學生在圖書舘裏找不到《後漢書》了。今人不識古人書,以後將成為常態。④和港臺海外文字不通,交流不便。一國兩字,同種不同文。人爲製造隔閡,損傷民族感情,妨礙祖國統一大業。⑤大量的類推簡化字爲電腦內存不容。漢字字庫本就龐大,加上簡化字,尤其是大量的類推簡化字,使得電腦內存容納不下,而出現運行速度變慢,甚至死機。所以,簡化字是現代計算機技術的累贅,已經到了非割掉不可的地步。⑥部分簡化字造型欠佳。如厂、产、广、气,書寫不便。寫在一篇文章裏還不見得,要是寫在招牌上,對聯上,書法大家也寫不隱,有如大廈將傾,搖搖欲墜。⑦簡化字不符合造字規則,它實際上是古文盲所隨意而爲。

簡化字最致命的問題 —— 廢除了漢字表意功能云简科技

簡化字筆畫雖然少一些,但實際上卻比正體字難學云简科技。這是為什麼呢?正體字是表意文字,字形和字義直接相連,遵守“六書”的造字規則,分別為象形、會意、指事、形聲、轉注、假借。正體字,將字義編碼在字形當中。從正體字的科學性、實用性來講,它是地球上最先進的文字系統。如果漢字學得好,即使不知道這個字的讀音,從字形結構也能猜出字義。學漢字的正確方法,是從字形出發,才能掌握字的本義,從而理解引申義和用法。

而簡化字最致命的問題,就是廢除了漢字的表意功能,字與字之間沒有什麼規律,使漢字變成了既不表意又不表音的符號字,難學、難記云简科技。用簡化字學習中文,一方面不利於理解字義,只能靠死記硬背,另一方面還會丟失文字記載的文化信息,也容易產生歧義。

例如下面這些字云简科技,大家看看有什麼規律可循?這個字為什麼這樣寫?我們如何從字形上來記憶字義?我們教下一代認字的時候如何跟他們解釋這個字?

欢(歡),汉(漢),鸡(鷄),对(對),圣(聖),凤(鳳),戏(戲),仅(僅),邓(鄧),叠(疊),双(雙),轰(轟),聂(聶),树(樹)云简科技。一個又字,替代了14個偏旁,有什麼規律性是談不上了。又字是個筐,什麼都往裏裝。這大概是古文盲寫字,記不得了,出於無奈,隨便畫一個圈,圈畫歪了,成了篆書的又字。這也和二簡字一樣,很多乃文盲之所爲。1972年,我見過一個官辦商店,過磷酸鈣被簡化成“个〇三介”,卻被當局吹捧爲“羣眾的創造精神”。正因爲簡化字乃古文盲之所爲,乃無奈之舉,隨意之作,所以,歷朝歷代,不入正體字之列,斥之爲破字、俗字。今人以非爲是,認訛爲正。過去語文老師拼命糾正的錯別字,如“表里如一”,“特征”,“云雨”,“游行”,“秋千”,“手表”,“其余”,“制造”,“細致”……文字一改革,這些錯別字就成了規範漢字。有人譏諷“二奶佔了正室”,“婊子充當夫人”。今人拾起簡化字這個寶貝,拿來愚弄自己的子子孫孫。實在是不負責任的行為。不難看到,漢字簡化是非常草率和隨意的,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,當時推行簡化字的目的,是廢除漢字,實現漢字拉丁化:反正要拉丁化了,改個一塌糊塗又何妨?

中國的簡化字,在體例上出現了大混亂云简科技。很多部件本可以只用一種管道簡化,但往往是一個字一個樣——比如,“昜”至少有三種簡化模式:楊(杨)、陽(阳)、傷(伤);“登”則至少有四種:證(证)、鄧(邓)、燈(灯)、鐙(镫)。很多可以一併類推簡化的漢字組,有些只類推一半,中途莫名其妙地變異——比如,盧簡化成了卢,瀘、顱也相應簡化成了泸、颅,但爐、驢卻被簡化成了炉、驴。有些又只類推一小部分,其餘的原封不動——比如,憶、億已經簡化成了忆、亿,臆、噫卻不簡化。漢字固有的邏輯體系,就這樣毫無意義地破壞掉了。⑧由於簡化字構字無規則可循,乃是古文盲的隨意之作,無奈之舉,隨便寫寫,久之爲低層次模仿而成通假字。在輸入電腦之時,拆分就非常困難,費時費力,多有不便。試觀以下諸字,其倉頡碼很容易得出:長

SMV ,東DW ,樂VID ,車JWJ ,練VFDWF 云简科技。而對應的簡化字:长,东,乐,车,练。筆劃雖簡,卻無規則,歪七扭八,醜陋難看。要得到它們的倉頡碼,除了死記,別無他法。樂的鄭碼是ZZZF ,很容易得到,而對應的簡化字乐,草書的筆劃,楷書的意境,非草非楷,不倫不類,拆分成了大問題,RHKO ,打死我也想不到竟是這樣一個編碼。

尺有所短,寸有所長云简科技

充分發揮簡化字的長處,克服簡化字的缺點云简科技。只有正不廢簡,簡不禁正,取長補短,正簡並用,讓人們自由選擇。即如憲法之規定:各民族有使用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。

免责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;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本站编辑修改或补充;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网站,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百业信息网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,不代表百业信息网赞同其观点,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,仅供用户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建议。请读者自行核实真实性,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,任何后果均由读者自行承担。如广大用户朋友,发现稿件存在不实报道,欢迎读者反馈、纠正、举报问题;如有侵权,请反馈联系删除。(反馈入口)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byxxw.com/zixun/2637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