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金融财经正文

日赚17.5亿元!“煤老板”成亚洲新首富!煤炭依然很能打

小业 金融财经 2022-11-03 18:15:11 2306 0 | 文章出自:石油Link

曾一度“销声匿迹”的煤老板,如今再度走上了“风口浪尖”。

10月31日,印度“煤炭大王”高塔姆·阿达尼以1250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9124亿元)的净资产,成为彭博亿万富翁排行榜全球第四大富豪、亚洲新首富,相较于两年前,累计涨幅高达19倍。

今年前8个月,他便赚取了高达610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4450亿元),这相当于日赚17.5亿元。

而他的财富表现,可以说是今年煤炭行业的一个缩影。



“煤老板”大赚

阿达尼近几个月财富的迅速上升,主要得益于其公司煤炭销量的上升。

阿达尼是阿达尼集团的董事长和创始人,该集团业务涉及煤炭、天然气、电力、港口以及航空等行业。

其中,煤炭生意是其最核心的业务之一,阿达尼集团在印度煤炭进口中的占比超过三分之一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阿达尼集团还拥有澳大利亚最大煤矿Carmichael,煤炭总储量预计270亿吨,目前已实现开采、出口。

今年4月以来,印度遭遇百年罕见的极端高温,多个地区气温接近50度,用电量剧增,导致其煤炭需求大幅增长。

与此同时,受国际局势等因素影响,煤炭价格从一年多前的50美元/吨飙升至400美元/吨,最高涨幅一度超过700%。

煤炭需求激增与价格高涨,让阿达尼的财富持续飙升。

2020年年初,其个人财富净值仅为65亿美元,如今已升至1230亿美元,累计涨幅高达19倍。今年前8个月,他便赚取了高达610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4200亿元),这相当于日赚17.5亿元。

实际上,印度“煤老板”的财富表现只是今年全球煤炭企业的一个代表。

随着国际煤炭价格不断创下新高,全球煤炭企业的业绩开始咸鱼翻身,从几年前的巨亏,转眼变为日进斗金。

“煤炭正在经历‘阳光灿烂的日子’。”8月,嘉能可首席财务官斯蒂芬·卡尔敏在发布该公司半年报时表示。

作为少数没有淡化煤炭业务的矿业巨头,嘉能可上半年煤炭业务板块利润额高达89亿美元,相较去年同期的9亿美元增加了近九倍。

中国煤企今年上半年业绩也十分亮眼。其中,中国神华上半年归母净利润411.44亿元,同比增长58.1%;陕西煤业归母净利润245.98亿元,同比上升196.6%。

今年上半年,煤炭大省山西GDP名义增速全国第一,实际增速全国第二。中西部几个能源大省,名义增速均达到两位数,“吊打”东南沿海等传统经济强省。

煤怎么突然就火了?

碳中和的背景下,为什么煤又火起来了?

实际上,随着全球经济复苏带来的能源需求回暖,2021年全球煤价就已经经历了一轮上涨。

根据国际能源署数据,2021年,燃煤发电量创下历史新高,全球动力煤价格亦于去年10月创出历史高位。

今年以来,煤炭价格继续大涨。

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状况,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当前不稳定的因素太多,而稳定的能源却太少。

一方面,国际关系不稳定,加剧了全球能源危机。

俄乌冲突爆发以来,国际煤价飙涨,亚洲基准煤价澳大利亚纽卡斯尔煤炭3月突破每吨400美元大关,此后该价格持续在每吨300美元以上,同比涨超200%。

8月11日,欧盟对俄罗斯的煤炭禁运开始正式生效,使欧洲甚至全球的能源局势雪上加霜。实际上,今年1-8月,欧洲进口的煤炭总量已同比增加了三成以上。随着冬天临近,欧洲对煤炭的关注只增不减。

而受对欧盟煤炭供应禁运的影响,9月初,俄罗斯能源部长表示今年全年产量可能同比下降约6%。

由于天然气价格快速增长,美国则增加了煤炭发电,将天然气用于出口。

另一方面,煤炭主要出口国的出口量减少。

根据《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22》,2021年,澳大利亚、印尼和俄罗斯是全球前三的煤炭供应国,出口总量占比为72.3%。

但今年以来印尼国内对煤炭的需求十分旺盛,8月初,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对48家未能履行对国内市场义务的煤矿厂商实施了出口禁令。

澳大利亚则因为频繁的洪水和疫情造成高旷工率,致使煤炭产量和出口受到限制。

此外,极端天气不仅导致用能需求增加,而且使得新能源供应波动变大。

尽管新能源看似取之不尽,但是新能源发电容易受到天气影响。例如德国2021年经历了小风年,海上风电总发电量同比下降10.75%,有史以来首次出现下降。

今年夏天,全球多地出现罕见的高温天气,导致用电量剧增,与此同时还伴随着部分地区水电出力不及预期,对火电分担作用较弱。

根据国际能源署的预测,2022年全球煤炭销量总量将达到80亿吨,重返2013年创下的历史高位。

重新定义煤炭

你以为煤炭只是昙花一现?其实不然。

曾经提起煤炭,人们想到的往往是开采时天然带有粉尘、黑不溜秋的颜色、冬季的雾霾。

而如今的煤炭,已经完成蜕变,很有可能成为下一种低碳清洁能源。

此前,煤炭的污染主要集中在开采和使用方面。

但随着机械化、信息化的推广,中国煤矿智能化开采技术已达到国际先进甚至领先水平,绿色智能早已是煤矿生产的新标签。

在使用层面,我国煤炭燃料发电技术世界领先。

去年底,我国达到超低排放的煤电机组10.3亿千瓦,占比已经达到93%,电力烟尘、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排放量分别较2015年分别大幅下降了69%、73%、52%。

以排放量为参照物,我国煤电已经达到了天然气的排放水平。

当前,我国已建成从开采到发电全链条的全球最大的清洁煤电供应体系。

而随着CCUS等技术的发展,煤电企业通过部署高效碳捕集、利用与封存技术,充分利用生产过程中副产高浓度二氧化碳的优势,拓展二氧化碳资源化利用途径,煤炭很有可能完成从“高碳能源到低碳化利用”的巨大转变。

其实,煤炭不仅仅是一种燃料,还与粮食安全问题紧密相关。2019年,煤炭作为原料分别占氮肥的57.22%、钾肥的40.06%,煤耗总量约为1.3亿吨。

可见,即便不作为燃料,煤炭可能也会有更多更好的利用方式。

毕竟,从人类利用能源的历史来看,还从没发生过彻底抛弃一种资源的事情,人们只是在不断转变资源的利用方式。因为,人类在这一方面,从来不缺乏创造力。

一开始人们将木材作为燃料使用,但后来发现了石油,木材并没有因此而被放弃使用。

曾经石油作为煤油灯的燃料得到使用,后来人们发明了电灯,石油并没有因此停止挖掘,反而因为燃油汽车的诞生、炼油化工能力的增强获得更为广泛的应用。

事实上,对于煤炭来说也是如此。煤炭要革命,但绝不是革煤炭的命。

很难想象100年后,人们在利用煤炭做什么事情。

当前,已经有了许许多多新的煤炭利用方式。

一方面是新型技术,包括新型煤气化技术、新一代甲醇制烯烃技术、煤加氢液化技术、低阶煤热解技术等。

我国的煤制烯烃、煤制芳烃、煤制乙二醇及煤油共炼等技术,现在都处于国际领先水平;煤直接液化、粉煤中低温热解及焦油轻质化、煤制燃料乙醇等技术都是国际首创。

另一方面是新型产品,包括煤制油中的超净汽油、柴油及润滑油、溶剂油等,烯烃产品里的特殊用途功能材料、衍生产品,煤炭分质转化得到固体清洁燃料、优质调和油等。

截至“十三五”末,我国已建成8套煤制油、4套煤制天然气、32套煤(甲醇)制烯烃、24套煤制乙二醇示范及产业化推广项目,产业发展初具规模。

截至2021年底,我国的煤制油年产能超过了900万吨/年,其中最大的煤制油项目产能达到400万吨/年,煤制气产能也已经超过60亿立方米/年。我国煤(甲醇)制烯烃年产能达到1672万吨/年,煤制乙二醇年产能597万吨/年。

可见,煤炭仍具有巨大的潜力。用好煤炭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
免责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;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本站编辑修改或补充;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网站,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百业信息网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,不代表百业信息网赞同其观点,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,仅供用户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建议。请读者自行核实真实性,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,任何后果均由读者自行承担。如广大用户朋友,发现稿件存在不实报道,欢迎读者反馈、纠正、举报问题;如有侵权,请反馈联系删除。(反馈入口)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byxxw.com/zixun/29013.html